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115590.com > 正文阅读

当心!这款APP会吃钱!温州已有多人中招…赶紧卸载

发表日期:2019-08-13 13:36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  “一开始我们以为好事送上门,结果装上APP,发现是一只‘’,又吃钱又吓唬人,甩也甩不掉……”8月1日,在炎热的天气之下,戴先生等8名来自温州、丽水等地的烟草经营户,站在宁波“云联金服”公司楼下,一脸无奈。他们为了挽回损失,讨个说法,已经在宁波三天了。

  今年上半年,在业务员的低息诱惑之下,安装了一个叫“金烟贷”的手机APP,结果入了套。即使将贷款全部退还业务员后,公司仍然以打电话、发催告函等方式拼命催款。

  以低息为幌子,吸引客户安装APP入了套“我的钱都已经按业务员要求退还了,不但不给退手续费,催债电话还是拼命打来,吓唬、威胁不断!”8月1日下午,从宁波市公安局江北分局经侦大队报案出来的多名烟草经营户,与记者在宁波江北约见,反映身陷互联网贷款的遭遇。

  这次一起来维权的当事人有8人,他们都是温州、丽水等地的烟草经营户。戴先生是温州瑞安人,他安装了一个“金烟贷”手机APP,前后被套走了总共5万多元钱。戴先生说,今年2月份,他接到一个业务员电话,称只有烟草行业才能享有这个免费服务,只要免费装一个“金烟贷”APP,就可以享受低息、甚至免息贷款。2月18日,一名姓金的业务员就赶到他店里来推销,“装一个APP也不亏,在业务员的怂恿之下,我就信了!”随后,戴先生将手机、身份证、烟草证、银行卡号等都交给了业务员金某操作。“金烟贷”APP一装好,贷款公司就立即打过来一笔148000元的贷款到他账户上。并且当天就从中扣除了8个点手续费,也就是11800元。“之前不是说不用手续费吗,现在怎么有了?我不想贷了,我要把贷款退掉!”戴先生打电话给业务员金某,金某说去问一下领导。第二天回复:可以退,但要走程序。

  金某给了戴先生一个退款账户:“温州金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”。2月27日,戴先生将全部贷款148000元打入该账户。因为之前11800元手续费已被扣除过,因此戴先生要求将手续费退给他。金某表示,11800元手续费会按程序退给戴先生,但要配合他分期将钱还给公司,在今后的一年时间里,每个月还公司一笔钱,而这钱由金某转给戴先生。

  为了要回手续费,戴先生就照做了。结果3、4两个月正常流转资金,可到了5月份,金某没给钱,推拖说公司财务出了问题。结果公司的催讨电话却打给了戴先生,要他还款。戴先生解释说,自己已经将贷款全部退给了业务员,但是公司却不认账。5月、6月、7月,戴先生不堪催款电话的疯狂骚扰和威胁,又怕个人银行征信受影响,先后自己垫了4万多元钱。而业务员金某后来电话打不通,和他玩起了“躲猫猫”。温州苍南的烟草经营户陈先生,也是听信业务员金某低息的诱惑,安装了“金烟贷”手机APP,公司很快放贷12万多元。后来陈先生才发现实际贷款利息高达1厘,但退掉贷款后,和戴先生一样,仍要“走程序”。在公司疯狂催讨之下,他不得不又支付6、7月份总24000元的还款。其他抱团维权的反映人也纷纷向记者讲述,同样被套牢的经历,有的损失钱财,有的不还款,则受到公司催讨电话、函件以及威胁,陷入“套路贷”的困境。

  记者了解到,客户所反映的公司名叫“网新新云联信息服务(浙江)有限公司”简称“云联金服”,8月1日下午,记者也来到该公司所在地,位于宁波江北区豪成国际大厦三楼。

  这家公司看上去办公场地不小,整一层都是该公司,偌大的办公室里,一些工作人员各就各位。在走廊上还摆放着许多由相关单位和行业协会颁发的“信用企业”、手机看开奖找[k6kj,“优秀小额贷款公司”等荣誉奖牌。在与工作人员沟通后,公司一名负责贷后管理的卢经理,接待了记者。她说,公司老板已为此事到公安局去了,所以由她出面。“其实我们也是受害者,因为客户退回的贷款实际并没有进到我们公司的账户。”卢经理说,客户退回的贷款都是转入了金某的那家“温州金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”账户了,而那家公司跟他们没有关系。所以对公司来说,还没有收到客户的还款,贷款业务仍生效,所以对逾期不付进行催收。但卢经理也表示他们公司今年5月份就报过案,也曾跟着客户一起曾来到温州向龙湾区瑶溪派出所报案,但派出所没立案,民警电话联系金某说好调解,结果也被“放鸽子”。

  云联金服”的卢经理表示,她作为贷后管理负责人也只能介绍她所在部门知道的情况,在温州开展这项业务的金某,名叫金育福。而公司和金育福的“金航公司”是什么关系,卢经理也说不清楚。

  记者随后也拨打了金育福电话,但是电话里语音回复为“电话已停机”。据了解,这次到宁波来维权的温州、丽水等地烟草经营户总共有8人,他们都是通过烟草经营户微信群,得知同样遭遇,走到一起。他们当中有的实际产生了资金损失,总共约有十多万元,还有一部分是退掉贷款后没有再交分期还款,但是他们遭到公司拼命催款,生活受到严重干扰,精神受到折磨。8月1日,受害者已向宁波江北警方报案,警方目前正进一步调查中。